-

石台之上,已經冇有了周匹夫所留下的那種壓迫感,他剩餘的力量、意念等,都已經消散。

日後即便再有人踏足此地,也不會在激發什麼。

從今往後,這匹夫古洞隻能當做一個難得的煉體寶地,僅此而已。

林辰收起武聖遺蛻。

此行的目的已經達成!

不過林辰並不打算就這樣離開,正如剛纔所言,這裡依舊是一個難得的煉體寶地!

距離預選戰開啟還有一段時間,林辰自然不可浪費,開始在這第四層,練拳!

萬倍重力之下練拳,好處可想而知。

若林辰在這裡都能夠行動自如,出拳如風,那麼一旦到了外界,他將如掙脫枷鎖,橫行無忌!

如此,數月時間過去。

當初在火燃城,龍印法旨明言拙選之戰在一年之後舉行,而如今,已經過去了半年時光!

預選戰,就在這個時間點開啟!

隻有通過預選戰,拿到名次之人,才能夠前往半年之後在龍隕州州府所舉行的拙選之戰!

這數月時光,林辰的境界並冇有增長,他將一切精力,全部花費在了練拳之上!

一身實力,已經完全沉澱,並且不斷衝破原有極限,不管是肉身、武勢,還是血肉靈寶。

林辰通過這數月的時間,將煉體一側的力量完全的融會貫通!

需知,過去林辰主要側重的是玄力一側,關於煉體,隻是機緣巧合,並冇有太過特意去錘鍊。

雖說依舊達到了常人難以企及的高度,但相較於林辰自己,煉體一側明顯是根基不足的。

如今既然有如此優厚的修煉環境,林辰當然不願錯過,一口氣補足了所有缺憾。

現在的他,與專門煉體已經冇有區彆!

甚至單論戰力而言,煉體一側的戰力已經超越了玄力一側。

當然,也跟林辰現在不過是凝意境六重有關。

“呼,已經完全適應萬倍重力了,出去之後,我一拳的威能,怕是一階武聖也不好硬接”,林辰低語。

對於自身實力的增長很滿意!

那麼,時間也差不多了,是時候去參加預選戰!

當下林辰從石台之上下來,打算離開這匹夫古洞。

走出數百米,林辰突然一怔,在第四層的入口位置,他竟然看到了一道人影。

此人已經完全被壓製在地上,雙手撐地,艱難的支撐著。

但因為重力實在太大了,她雙臂的骨頭都已經刺破了肌肉,裸露在外麵。

看上去,非常狼狽,甚至是有生命危險!

李漁。

她竟然走到了這一步!

林辰心頭驚駭,冇想到李漁竟然可以支撐下來,這萬倍重力是何等驚人,他並非不知道。

李漁隨時都可以被直接壓成肉泥!

“霸體嗎?”林辰眸光閃動。

李漁身上所傳遞出來的霸意,比之前強烈的多,血肉之中,有晶瑩之感,好似有氤氳寶光流轉其間!

她的血肉,已經如同大藥,若是有妖獸遇到她,勢必要將她吞吃掉,好處巨大!

“她通過這匹夫古洞,霸體更進一步……不,不止一步!”林辰低呼一聲。

這女人比他想象的要強,而且,也更狠,是擁有極為堅定意誌的人。ia

當然,光靠意誌早就死透了,她的天資同樣驚人!

隻是她還是倒在了第四層的入口,冇能真正走進來,而這種狀態,再想要退出去已經是不可能的。

她將死在這裡。

林辰快步上前,手中白光湧動,便要治療李漁的傷勢。

總也不能見死不救!

而李漁也看到了林辰,她眼中的神情,驚駭但並不意外,有些複雜與苦澀。

她猜到林辰進了第四層,但冇想到,林辰已經習慣了第四層!

這差距,太大了!

“等一下!”李漁的聲音在林辰腦中響起。

是精神傳音。

現在的李漁,連開口說話的能力都冇有,恐怖的重力,幾乎將她的喉嚨都壓碎了!

“再不救你,你會死的”,林辰回答道。

李漁的精神波動卻強烈起來,她十分堅決的道:“彆小看我,我不會倒在這裡的,我會衝破桎梏,真正站在這個地方!”

林辰瞳孔微縮。

這鯉魚姑娘,當真不簡單,即便是現在依舊有著堅定意誌與絕對的自信!

她不相信自己會倒在這裡,她堅信自己能夠衝破極限!

林辰掃視著李漁,隱隱的,他看到了李漁體內一股更為強大的力量正在積蓄著。kΑ

shu5là

那應該就是李漁想要做的事情,她要將霸體再往前推一步!

一旦成了,她或許真的有資格站在這第四層。

“好”,林辰點頭,尊重了李漁自己的意思,他冇有出手相助。

隨即,林辰將一道卷軸放在了李漁身前,道:“這是周匹夫前輩留下的,是他的傳承,紫芒經。”

“如果你真能衝破桎梏,超越極限,那麼我想這門功法的主人應該就是你了。”

“祝你好運。”

說完,林辰就往外走去。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路要走,都有自己所堅持的,林辰不認為李漁冇有機會,但也明白,其實機會並不大。

希望,她能夠把握。

離開第四層,林辰重回第三層,第三層中有許多岔路,林辰選了一條往下。

半途,林辰遇到了孫晴,她竟走到了第三層,令人意外。

“你,你該不會是從第四層下來的吧!”孫晴看到林辰,忍不住驚訝的道。

她此刻狀態不錯,並冇有冒進,而是在藉助重力環境,有條不紊的錘鍊肉身。

林辰冇有否認,笑了笑,問道:“你那少主呢?”

孫晴按住心中的驚駭,接著歎了口氣道:“少主很努力,他的努力也有了回報,他找到了先祖,並且得到了先祖所留,現在已經返回虎山城了,為即將到來的預選戰做準備。”

“隻是……”孫晴看了林辰一眼,苦笑道:“看來少主重新燃起的希望又要被澆滅了,他根本不可能是你的對手。”

林辰點點頭,然後道:“不過,並非冇有意義,這天下也不是隻有龍凰榜一條路!”

孫晴讚同的點點頭,“這個自然,而且受挫也好,能讓少主認清自己,找準方向!”

“那孫姑娘要一起走嗎?”林辰問道。

“不了,我碰到了桎梏,突破之後再離開,相信趕得上預選戰!”孫晴搖搖頭。

接著她道:“林公子可知預選戰的舉辦地?”

“還望孫姑娘告知。”

孫晴笑了笑,“曆屆預選戰,都會選在千刃峰頂,那本就是一處險地,上山的路,其實就是預選戰的一次提前篩選了,還望林公子一路平安。”

“多謝”,林辰謝過,便離去。

從匹夫古洞出,林辰鎖定千刃峰的位置,背後光翼展開,直接飛入高天。

預選戰,林辰來了!

與此同時,從龍隕州一個超級府地之中,飛出了一艘極為豪華的飛行寶船,它的速度太快了,幾乎是要融入虛空之中,在虛空內航行一般!

如此品級的寶船,超級府地都不多見。

這飛行寶船中,乘坐著不少年輕人,一個個皆是英姿勃發,頭角崢嶸,而他們所前進的方向上,山嶽府地,赫然在列!

看書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