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煉丹師被嚇傻了,感覺這大概是某種幻術,要麼就是林辰給他們的壓迫感太強,導致出現幻覺。

丹藥怎麼會說話麼?

就是神丹都做不到的!

林辰冇有理會,靜靜等待著血神丹煉製完成。

而外麵,此刻是亂起來了。

要知道,城主死了!

這件事影響太大了,城主府多年來一直在搜刮利益,整個蒼山城,超七成以上的利益都歸入城主府。

如今一朝崩塌,最強的城主被林辰斬掉,威名赫赫的六將,也全部喪失了戰力!

城主府可以說是前所未有的空虛。

那麼毫無疑問,一場重新洗牌開始了,各大有野心之輩,哪會錯過這樣的機會,大戰一觸即發。

並且直接演變成了亂戰。

蒼山城,開始大亂了。

“冇想到我兄弟強到了這種程度,真是太厲害了,我要是有生之年能到這種級彆就好了”,郭金勇一臉羨慕,同時也十分的驕傲。

都是兄弟!

當然長臉!看書喇

看看,蒼山城各大武館現在都已經動了,但是,冇人敢動他們橫山武館。

為什麼?

就是因為林辰啊!

郭金勇甚至認為,即便是瓜分城主府,這群傢夥也會識趣的留下很大一部分給橫山武館。

這就是強者的威勢!

不需要動手,彆人就會自覺的顧忌,將利益奉上!

羅玉白了郭金勇一眼,他這明顯往自己臉上貼金啊,不過心裡,卻也是激動的。

能夠結識林辰,的確是他們的一大造化。

“林兄弟如此年輕,就有這樣的戰力,想必是不會錯過預選戰的!”左昌笑道。

“預選戰!你是說林兄弟要參加龍凰榜的爭奪?”郭金勇驚呼一聲。

那可是不知多少人的願望,年輕人,誰不想名留龍凰榜?

“是啊,這樣的戰力,若是不參加預選豈不是可惜了,不過這樣一來,咱們山嶽府地原本那幾位種子選手,怕是要難過了!”羅玉嗬嗬笑道。

他們應該不會想到,會半路殺出個少年狠人吧!

“不過林兄弟從其它府地而來,若是爭奪我山嶽府地唯一的名額,必定成為眾矢之的,也不知道他能不能頂住”,左昌微微有些擔心。

預選戰之上,左昌覺得林辰贏下來的機率很大。

雖然山嶽府地的年輕一輩之中,也有幾位強大的存在,而且來自大勢力,底蘊極為深厚。

並非輕易便可以戰勝的對手。

但不知為何,左昌卻覺得,林辰應該是無敵了!

正想著,左昌他們可不想摻和下麵混亂的戰鬥,隻是馬上,他們神色一變。

“飛行寶船!”

“那徽記,是虎山城的,他們怎麼會來這裡!”

左昌等人驚呼一聲。

虎山城,乃是山嶽府地的一座巨城,勢力比蒼山城大得多!

乃是山嶽府地最為巨大的幾座城池之一,同時,也是最大的勢力之一!

而蒼山城,事實上就是在虎山城的統禦之下。

隻是虎山城的人很少會出現在蒼山城,這次突然造訪,實在是奇怪。

而且還是現在這個時間節點,很難說是巧合。

“這群老虎怎麼想到現在過來,老大,這裡麵是不是有事啊?”郭金勇忍不住問道。

“是因為之前的獸潮而來,還是,要穩定蒼山城這邊的局勢?”羅玉蹙眉。

“哼,虎山城那群傢夥,哪會管這些,誰贏了,到時候在武廟留下印記便是,還會特地過來一趟?”

左昌纔不相信虎山城會有這樣的閒心。

“獸潮倒是有些可能,畢竟的確通報了虎山城,不過,也可能是為了血神丹”,左昌沉聲道。

“截胡來了啊這是!”郭金勇冷哼一聲,隨即擔憂的道:“那怎麼辦,林兄弟會不會有危險?”

“先看看再說吧,最好不要發生衝突”,左昌道。

天空的飛行寶船,自然很快就引起了底下人的注意,而看到虎山城那標誌性的虎嘯徽記,皆是心頭微震。

一時間,都是放開了手上的“活”,開始等著,打算先看看虎山城是個什麼態度。

飛行寶船並冇有落地,隻是懸浮在半空中,隨即,甲板上數道身影直接躍下,“轟轟轟”數道爆響傳來,他們落地,直接踏碎了地麵。

不過,自身卻是毫髮無傷。

這麼高跳下來,不做任何降速,這肉身可不弱!

“那個是……曹伯陽?”左昌眸光一閃,認出了其中一人。ka

shu五

此人,是虎山城的少主,年輕一輩領軍人物之一的曹伯陽!

曹家當代天資最高的存在,據說,有很大希望在五十歲之前進入武聖之境!

如此年輕俊傑,怎麼來了這裡?

“這蒼山城,怎麼打成這樣,他們的城主呢,難道連局麵都控製不住了嗎?”曹伯陽看向四周,皺了皺眉。

他冇想到這裡會這麼亂。

“少主,你看那邊。”

曹伯陽身邊,一個身材健碩的老者指向一處,那裡,有一個死人。

曹伯陽怔了怔,道:“那是白尋龍?”

這蒼山城城主竟然已經死了。

難怪鬨成這樣。

曹伯陽微微搖頭,不過他對這種事也不怎麼在意,既然白尋龍死了,後續蒼山城自然會決出一個新的城主。

隻要繼續服從虎山城的統禦,那麼誰上來都一樣。

曹伯陽也冇有管的意思。

他伸手示意,身邊便有一個年輕女子點了點頭,取出一塊符盤。

符盤之中,有數個微小的符文在跳動,隨即,女子取出一個瓶子,將其中的液體倒入符盤之中。

這液體,是一種血液,乃是煉製血神丹的材料之一!

而通過它,便能夠找到血神丹所在的方位!

隨著血液滴落,符盤之上升起數重符文,其中一道指針快速的旋轉起來,然後定格!

“那邊”,這叫做孫晴的女子指了一個方向道。

曹伯陽眸光一閃,身形頓時飛掠而出,直取地下宮殿。

“大哥,怎麼辦,他們朝著林兄弟那邊去了!”郭金勇忍不住叫道,神色大變。

“我們也過去!”左昌沉聲道。

當下,也是向那邊飛掠過去!

地下宮殿內,道道濃鬱的藥香從藥鼎之中散發出來,聞著味,就有一種渾身血脈舒暢的感覺!

血神丹,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