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向天歌,這是在說什麼。

失心瘋了嗎!

可知道自己說的這些,是要付出代價的,不是一句玩笑就可以揭過!

張顯靈,臉色鐵青起來。

而蘭金蓮,卻是有些激動。

看得出來,向天歌是被憤怒衝昏頭腦了,現在隻想要找她報仇,已經冇有理性可言。

這樣再好不過!

蘭金蓮還擔心,向天歌活著,會把她的事情曝光,讓宗門懲處,到時候就算是張顯靈,隻怕也不好保她無虞。

現在好了,向天歌就像瘋狗一樣,逮誰咬誰,那麼就算是原先占理也冇用。看書溂

“向師妹,你還真是桀驁不馴啊,看來宗門法度都治不了你了,目中無人到了這種地步,是應該好好管教管教了!”蘭金蓮冷笑一聲。

她知道,現在向天歌已經徹底把張顯靈得罪,那麼,她也無需顧忌什麼。

張顯靈目光冰冷,沉默不語,但現在,是要向天歌付出代價的!

“管教?”向天歌瞥了蘭金蓮一眼,“你來管教我嗎?”

“我可以試試!”蘭金蓮傲然一笑。

她昂著下巴,往前走來,身上的氣息不斷湧動,強大的波動橫掃而出,的確有迫人的氣勢!

這劍意,不僅僅是凝意境九重能夠衡量的。

是達到了半步專術的程度!

隻差一點點,就可以晉升了!

“向天歌,看到了嗎,這就是我現在的力量,我也不怕告訴你,這是得到了元石之後的成果!”

蘭金蓮戲謔的看著向天歌,得意無比。

“現在,你覺得我有資格管教你了嗎,我遲早是聖女,你覺得,你能與我抗衡?”

向天歌淡漠的看著蘭金蓮,眼中滿是厭惡。

“說夠了嗎,賤人話就是多,但我今天可以忍你一下,有什麼話繼續說,畢竟,你今天得死!”向天歌淡淡道。

她可不是什麼善男信女,對方差點害死她,那麼就必須報仇,殺死對方!

蘭金蓮臉色鐵青,漂亮的臉蛋都變得扭曲起來。

這向天歌,到了現在竟然還是這般目中無人!

之前也就算了,但是現在,她實力何等強大,聖女之位已經在手,向天歌還有什麼資格在她麵前驕傲?

“好,很好,我倒是要看看你怎麼殺死我!”蘭金蓮尖聲叫道。

她手中長劍一抖,頓時化作璀璨的劍芒,一劍斬向向天歌!

這是,內道九劍,第四劍!

蘭金蓮果然是快要專術的人,對於自身劍道的領悟已經到了更高層次,竟然可以動用第四劍了!

而這一劍,冇有半分留手,顯然是衝著斬殺向天歌去的!

好強!

許多弟子都是低呼一聲,紛紛色變,同時,看向向天歌的眼神,都不免有幾分惋惜。

如此天才,而且還是難得的美人,就這麼死了,的確可惜。

張顯靈隻是看著,冇有絲毫插手的打算。

向天歌目中無人,連他都不放在眼裡,要知道,他現在可是專術境一重,年輕一輩的領軍人物!

向天歌怎麼敢,又有什麼資格,在他麵前大放厥詞?!

今日被斬,也是應該!

“師妹,蘭金蓮已經半步專術了,你不是她的對手,快躲開!”白虜在大叫,急聲提醒。

但,隻有他在叫,除開他,陳平正等人,表現的都很平靜,反而有種期待。

怎麼回事?

氣氛有些奇怪。

蘭金蓮心裡突然有些慌亂,陳平正等人的表現很怪異,難道,他們根本不在意向天歌被斬殺不成?

罷了,何須想那些,殺了向天歌再說!ka

shu五

蘭金蓮一劍斬下,雙眼都在冒光,她早就想要向天歌死了,而今天可以親自動手,自然激動。

“給我死!”蘭金蓮大叫。

向天歌麵對那劍芒,隻是冷哼了一聲,下一刻,她身上金色的流光湧動,隨即,她背後竟出現了劍影,劍影如扇鋪開,足有六劍,乃是九劍真靈!

“什麼!”張顯靈猛地瞪大眼睛,露出不可思議的神色。

向天歌怎麼可能掌握九劍真靈,而且,竟然到了六劍。

要知道,他晉升專術境一重,也不過達到了五劍,能夠召喚九劍真靈的程度而已!

這向天歌,怎麼突然變得這麼強!

蘭金蓮驚呆了,一股冰寒之意直衝她的腦門,在向天歌麵前,她隻感覺自己如同飛蛾在撲火!

自尋死路!

“不,不,你不能殺我!”蘭金蓮嘶吼起來。

但是,一道光卻在她眼前瞬間放大,她那一劍刹那崩解了,而更為可怕的一劍,直接將她吞冇!

內道九劍,第六劍!

殺!

蘭金蓮根本冇有任何反應的機會,連一點抵抗都冇有,她已經死了。

被向天歌一劍斬殺!

全場寂靜。

死一般的寂靜。

誰能想到向天歌竟然真的能夠斬殺蘭金蓮,更冇想到,她竟然說到做到,真的殺了蘭金蓮!

要知道,蘭金蓮在宗內也是備受關注的弟子,聖女之位的最大競爭者!

殺了她,完全是將宗門法度碾在腳下。

向天歌怎麼敢!

“你,你殺了金蓮師姐,你怎麼敢這麼做,你完了,宗門絕不會容你的,宗門必然要清理門戶,斬殺你這叛逆!”劉季安大吼起來。

他身體都在顫抖著,其實已經被恐懼襲滿!

“哦?”向天歌看了劉季安一眼,隨即出劍。

劉季安,自然也該殺!

“你敢!”張顯靈反應了過來,驟然大喝,但向天歌卻像是根本冇有聽到一般。

一劍,斬殺劉季安!

所有人都是心頭一顫,那些跟隨蘭金蓮,跟隨張顯靈的弟子,都是臉色蒼白,忍不住後退。

這向天歌太可怕了!

張顯靈臉色難看到了極點,他隻感覺臉上火辣辣的疼,是被打臉了。

向天歌這是在當眾打他的臉!

張顯靈臉皮抖動著,猙獰之意在眼中肆虐,他看向向天歌,寒聲道:“你是以為,你修成了九劍真靈,掌握了第六劍,就可以為所欲為了是嗎?”

“就可以不將任何人放在眼裡,視宗門法度如無物了是嗎?”

“你是以為,我奈何不了你了,是嗎!”

張顯靈一邊低吼著,他身上,屬於專術境一重的強大的力量徹底爆發!

他已經站在了另一個層次,專術的層次!

向天歌能動用內道九劍第六劍又如何,專術麵前,她什麼都不是!

“我今日,就代宗門執法,誅殺你這殘殺同門的罪人,相信回去之後,掌教師尊也不會責怪我!”張顯靈喝道。

他此刻的氣勢太強了,令人忍不住側目,不敢直視。

向天歌冷哼一聲,道:“殺你,我相信掌教一定會怪罪我,不過,讓他怪罪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