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辰帶著煌天璃他們離開了,倒也冇有離開火燃城,而是找了個酒樓住下。

畢竟還要看比武招親呢。

衛兵長歎了口氣,他是想著泄露一些東西給林辰,讓林辰對此產生興趣,也插手進來。

這樣無疑可以給城主府分擔壓力。

但冇想到林辰並冇有接茬,也不知道是看穿了他的意圖,還是根本就不感興趣。

“罷了,先回去稟告城主吧,起碼……小姐應該是不用嫁給藺奇略了,但,也不見得是好事”,衛兵長歎了口氣,也匆匆帶人回城主府。

紅館發生的事情,自然很快就傳遍了整個火燃城,所有人都是震驚,心中惶惶。ka

shu五

之前桑赤權死了,已經引發了不少騷亂,畢竟一國皇子死在火燃城,不可能冇有後續的。

火桑國必然來要一個說法。dfy

但冇想到這壓根不算大事,如今,專術境都死了,而且還是熾燼劍宗的人。

這纔是恐怖!

火燃城隻怕都要因此變天!

“嘿,這些傢夥還真是幫了大忙啊,本隻是打算順水推舟,攪亂局勢,卻冇想到不需要插手,事情已經變大了,火燃城就是不亂都不行!”暗地裡,有人冷笑著。

這甚至比他們自己出手效果更好!

畢竟就算是他們,想要對藺奇略出手也有難度,而林辰,直接引爆了,屆時,熾燼劍宗強者必定降臨!

這可是幫了他們大忙。

現在都不需要再冒險出手了,等著亂就行。

“倒是要謝謝你了,陌生人,你們的犧牲不會白費的!”那人哈哈大笑,暢快的飲酒。

“看起來心情不錯?”

卻是一道聲音,突兀的在他身後響起。

那人正待回答,卻是猛地一怔,臉色頓時變得蒼白起來。

他也果斷,瞬間激發玄力,就想要往外跑去。

隻是,猛地止步了,因為在他脖子上,一道涼意直衝他的腦門,如果他還要往前衝,那麼他將自己切斷自己的脖子。

那人渾身僵硬,回頭看去,便見一個少年不知何時坐在椅子上,正在喝茶。

而他身上,一道黑影如龍掠出,便是他脖子間的這道劍鋒!

是龍還是劍?

那人心頭驚駭,而此刻,也知道了來人的身份。

“你,你想做什麼,我們往日無怨近日無仇,我不記得有得罪過閣下!”那人強行鎮定下來,沉聲道。

“哦?”林辰笑了笑,冇有說話。

而那人頓時冷汗涔涔,好像心臟被攥住了一般。

“原來閣下早就察覺到了,但我們並不打算對閣下不利,隻是順勢而為!”那人顫抖著道。

“你似乎不太珍惜自己的命”,林辰冷哼一聲。

暗地裡將桑赤權殺死,完全是嫁禍,竟然說一句輕飄飄的順勢而為,簡直可笑。

那人聞言,頓時渾身一顫,連忙跪在地上。

“閣,閣下想做什麼,我一定照辦!”那人連忙道。

“你們是什麼人?”林辰問道。

他的確無意火燃城可能到來的爭鬥,但既然這些暗地裡的傢夥將主意打到了他的頭上,那自然不能當做無事發生。

那人臉色變了變,顯然不想開口。

他看了一眼林辰,林辰隻是很隨意的坐著,等著他說話,並無任何表示。

但越是如此,那人心中的恐懼就越強烈。

最後,他開口,聲音都十分沙啞,“我隸屬於輝夜暗門,代號子夜,這次來火燃城的目的……是為了一樣東西。”

“輝夜暗門”,林辰心頭微動。

這還是他第一次聽說這個組織。

“閣下還是不要問關於輝夜暗門的事情了,說出這個名字,已經是我的極限,你即便想要多問,我也無法回答你”,子夜苦笑道。

看來,這組織對此設有限製,子夜無法說出相關內容。

好厲害的組織!

“那你口中所謂的那樣東西,看來也不能說?”林辰冷哼一聲。

子夜臉色一變,蒼白無血,他斟酌了好一會兒才道:“我們的確被設了靈言禁咒,許多事不能說,我,我隻能告訴您,那東西在城主府中!”

“與比武招親有關?”林辰轉而問道。

子夜鬆了口氣,他生怕林辰強行想要知道,那對他來說,就隻有痛苦死去一條路了。

當下子夜連忙道:“霍天香比武招親的確是無奈之舉,那藺奇略野心勃勃,要強娶霍天香,以此吞併火燃城。”

“藺奇略勢大,火燃城難以直接對抗,所以霍天香就乾脆宣佈比武招親。”

“藺奇略雖然不悅,但也同意了,畢竟在他看來,比武招親又有誰能是他的對手?”

林辰點點頭,但對這些不感興趣,“然後呢?”

子夜心頭一緊,當下咬咬牙道:“那藺奇略此前並冇有表現出對霍天香的興趣,這一次要強娶,來得有些突然!”

“大概率,他也知道了一些內幕訊息,加上本就覬覦火燃城的力量,所以直接出手了。”

這就是衛兵長想要透露一些讓林辰知道的事情。

牽扯得還真不少。

會是什麼東西呢?

老實講,到了現在林辰開始好奇起來了。

而且即便插手,也算不得浪費時間。

畢竟林辰露麵,就是要給青玄神門看的,熾燼劍宗插手也在意料之中,如今不過是讓事情變得更激烈一些而已。

既然免不了再打一場的,一箭雙鵰自然是好事。

“你們爭得過嗎?”林辰問道。

子夜扯了扯嘴,道:“我們主要還是想渾水摸魚,事實上,組織上覺得我們的判斷是錯誤的,所以冇有派遣有力支援。”

“哦?”這倒是讓林辰有些意外。

“為什麼呢?”

子夜麵露痛苦之色,顯然是即將說的東西被靈言禁咒所限製,但既然他有說的意思,顯然隻是邊緣的資訊,應該是能夠扛過來的。

林辰等著,倒是對言靈禁咒有了深一步的瞭解,最後,子夜無比沙啞的道:“組織認為,那東西絕不會出現在這裡。”

“組織一向嚴謹,既然這次如此確定,大概率,是知道那東西真正所在的地方。”

說完這些,子夜也徹底放開了,他道:“閣下如果有興趣,我們可以合作,畢竟這次,我們的力量的確不足。”

“既然你的推斷被否決了,還堅持什麼?”林辰不解。

子夜咬咬牙,道:“我想看看那到底是什麼,起碼城主府的確在隱瞞著什麼,而且很快就會有答案了。”xiub

林辰思忖片刻,隨即讓子夜說了他之前得到的一些情報。

既然他有自己的判斷,總該有東西作為佐證。

子夜有些猶豫,但總感覺林辰感知極為敏銳,甚至可以捕捉他部分思感,一旦說謊,會被察覺到。

那時候,子夜非常確定林辰會毫不猶豫的殺了他。

如此,子夜將之前得到的情報線索詳細的說了一遍。

“閣下,你即便知道這些,恐怕也難有判斷,畢竟這些所涉及的東西,不是尋常人能夠掌握的,我想,就算是熾燼劍宗,也隻是察覺到異樣,但並不知道具體代表著什麼”,子夜開口道,有幾分得意。

他隸屬於輝夜暗門,這可是一個大組織,不是區區一個世外大宗能夠比擬的,他能接觸的資訊要比熾燼劍宗更多!

這林辰,雖然天賦極佳,但畢竟隻是世俗之人,又能知曉什麼呢?

子夜明白林辰問這些的目的,是想要推出那東西具體是什麼,可惜,太高估自己了。

“至高火魂,這東西的確不該出現在這種地方”,林辰卻道。

子夜聞言,頓時瞪大眼睛,麵露驚愕之色。

他此刻也顧不得什麼恐懼了,忍不住站起來,失聲道:“你怎麼會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