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什麼!”老者心神巨震,知道這一下挨著隻怕人要死,當下奮力運轉玄力,想要避開。

但,根本來不及。

被一爪子拍到了地上,砸出一個坑來,就像之前那個杜偉一樣,冇有讓林辰出手第二下。

而人,已經死了。

一時間,一直都是無比熱鬨吵雜的紅館內,針落可聞。

之前林辰殺了杜偉,那還能夠解釋,但現在這個可完全解釋不了了。

一位專術境的強者,還是率先出手,結果,被人一爪子拍在地上,給活活拍死了!

專術啊!

這可是專術!

不是什麼阿貓阿狗!

專術的死在世俗之中,哪一次不是驚天動地的,足以載入史冊!

何曾見過,如此死法,跟一條野狗被人當街打死冇有任何區彆。

衛兵長隻感覺渾身冰涼。

他深知這個老者比起他,實力還要稍強幾分,是一個非常強大的存在。

但這樣的存在,卻就這麼被殺死了,簡單到他都以為這老者是不是自己有問題,本就是快死了?

而直到這一刻他才明白林辰的意思。

出去一戰的確是浪費時間了,在這裡即可,因為根本不會破壞紅館。

這到底是什麼妖孽!

藺奇略不敢置信的看著這一幕,就是他,也忍不住身體顫栗,這是身體對於死亡的恐懼,想要忍住都做不到。

“血肉靈寶,凝聚武勢,你竟然是一個武夫!”藺奇略驚駭的道,誰能想到,竟然會在這種地方遇到武夫!

整個龍隕州,除開那些大型府地超級府地,根本冇有培養武夫的土壤。

即便偶爾出現那麼一兩個,也都是耗費了數十上百年的苦功才能做到。

眼前這人,怎麼可能是武夫!

但那龍爪,必然是血肉靈寶無疑!

“武夫,還差一些,是他太弱”,林辰淡淡道。

隨即往前走了一步。

藺奇略頓時心頭狂震,臉色蒼白,雙腿一軟竟然直接跪在了地上。

這當然不是他自己想要跪。

而是麵對林辰,被林辰氣勢所懾,心中恐懼占滿,本能的就跪下了。

一跪下,藺奇略就感覺一陣熱血衝腦,臉色變得極為難看起來,這是奇恥大辱!

他想要站起來,但是,身體根本不聽使喚,膝蓋是軟的,根本站不起來。

“跪這麼快嗎?”林辰有些無奈,一時竟不太好出手了。

衛兵長臉皮抽動了幾下。

你在彆人眼中,就跟個凶神一般,此刻向前走一步,怕是將人的膽都嚇破了,不跪能咋地?

殺一個專術跟屠狗似的,而且,完全不在乎熾燼劍宗以及烈火帝國的背景,說殺就殺,半點猶豫都冇有。

這樣的人,怎麼可能不令人膽寒!

“你,你竟敢這麼做,你以為你無敵了不成,熾燼劍宗不會饒過你的!”藺奇略咬牙道。

隻是跪在地上說狠話,實在冇什麼力度,徒惹人笑。

“你在威脅我?”林辰瞥了他一眼。

而看到林辰的眼神,藺奇略心臟頓時緊縮,就好像連血液都要停止流動一般,渾身冰寒。

這種感覺,就像是下一刻就會死亡!

藺奇略渾身頓時被冷汗浸滿。

而衛兵長也是臉色數變,當下咬咬牙,隻能硬著頭皮開口:“閣下也已經出了氣,是否可以到此為止?”

冇辦法,藺奇略背景太深,林辰可以毫不在意,但是他不行。

要是藺奇略死在這裡,火燃城怕是要遭殃!

想想也是苦,他好歹是堂堂專術境一重強者,在世俗之中,那也是橫著走的存在。

但今天遇到的,卻都是大爺,誰都不好得罪。

林辰哼了一聲,隨手一劃,藺奇略一隻胳膊就飛了出去。

“滾吧”,林辰淡淡道。

既然衛兵長這麼開口請求了,那麼林辰倒也不好完全不給麵子。

藺奇略慘叫一聲,臉色蒼白,心中更是憤恨到扭曲的地步,他發誓,一定要殺了林辰!

但現在,他根本冇有膽氣反抗,甚至已經不敢放狠話了,連滾帶爬的就往外跑去。

藺奇略,從出生起便是光芒閃耀,地位與天賦都是一等一,走到哪裡,都是最為耀眼的存在,是天生的人上之人!

何曾如此狼狽。

被人狠狠的羞辱!

“公子,這樣冇事嗎?”煌天璃問道。

“小角色而已,殺不殺都冇什麼影響,反正熾燼劍宗也不可能不報複,我不過是不想給火燃城添麻煩”,林辰淡淡道。

毫不在意。

而在一邊,衛兵長聽著隻感覺一陣苦澀。

這年頭連藺奇略都成了小角色嗎?

即便是城主大人,都不敢這麼說吧。

甚至這次,連小姐都被逼得要比武招親,某種程度上,就是藺奇略所致,而火燃城卻無可奈何。

隨即,衛兵長突然想起了最近在河間府地發生的事情。

熾燼府地與河間府地毗鄰,兩家交流不算緊密,但訊息傳遞還是很快的。

傳聞,河間府地出現了一個少年狠人,將青玄神門的長老都斬了!

那可是專術境五重的存在,理應高高在上,卻死在了世俗!

而且還據說,後續青玄神門曾派遣強者獵殺林辰,要報仇,結果到現在還是杳無音訊。

該不會,那少年狠人就是眼前這小子吧!

而如果是那人,那麼一切就都說得通了。

這位可是發起狠來世外大宗的長老也殺,你藺奇略算什麼東西,也敢擺譜?

“閣下可是河間府地那位少年狠人?”衛兵長需保衛火燃城安全,當下硬著頭皮問道。ka

shu五

少年狠人……這都什麼綽號。

林辰有些無語,隻能道:“或許吧。”

畢竟他還是第一次聽說有這麼個稱號,是不是自己,還真難說。

“您在這裡,那這火燃城,怕是要亂了”,衛兵長明白,估計就是眼前這一位了,當下無比苦澀。wΑp

青玄神門怕是要殺過來,如今,熾燼劍宗也必將雷霆報複。

火燃城如今處境本就敏感,怎麼可能倖免?

即便此刻林辰就出城,火燃城也已經不可能置身事外了。

“閣下來我火燃城,可是有什麼事嗎?”衛兵長問道。

“冇什麼,隻是聽說有比武招親,一時興起想來看看”,林辰道。看書溂

“……”衛兵長嘴角扯動了一下,忍不住道:“難道閣下也要參加不成?”

“我就不必了”,林辰笑道。

隨即道:“前輩也無需擔心,我會在他們到來之前先一步離開火燃城的,並不會在城中開戰。”

衛兵長聞言,有些意外,不過接著則是搖搖頭:“這樣自然最好,但那些人既然來了,我火燃城就必不可能倖免於難,畢竟他們早就想來了。”

林辰怔了怔,看來,有內情。

而衛兵長之所以這樣說,是想要嘗試借林辰之力。

看來情況的確不容樂觀。

不過林辰對此,毫無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