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路霆宣!”有人驚呼,認出了林辰一劍挑殺之人。

正是皇室一直以來供奉的大驅妖師!

他竟藏在那裡,而且驅使了整整兩頭五階妖獸!

然而此刻,卻被斬殺了,頃刻間,與他的兩頭妖獸一同死亡!

誰能想到是這樣的局麵!

在人們反應過來之後,皆是心頭震撼。

因為他們並不知道雷火蜥的存在,那麼剛纔,竟然是對於林辰的絕殺。

但,被直接破解了。

林辰瞬息三劍,身如幻影,將之殺儘!

“不可能!”秦寅睚呲欲裂,這應該是他們的反擊纔對!

林辰,應該受傷沉重纔對!

為什麼,竟然變得比之前更強!

那黑龍的氣息,更為強大了,就好像是真正的黑龍降臨世間一般!

秦寅臉色蒼白,他突然意識到了什麼。

黑龍吞噬掉龍脈,不是將之破壞,而是,奪取了其中的力量,並且昇華了!

此刻的林辰,不是狀態的低穀,而是達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峰!

的確,秦寅是對的。

黑龍這次徹底將龍脈吞噬完畢了,彌補了昔日冇能完全將之吞食的遺憾。

而龍脈的力量,太龐大了,直接讓黑龍完成了第二次凝形,九天斬神訣的力量再度增強!

天鎢之威,自然達到了另一個高度。

而林辰自身,境界也得到了提升,已經進入了凝意境四重!

這就是為什麼,林辰直接秒殺路霆宣等。

此刻的他,斬殺尋常專術,不需要第二劍!

當然,就算是不尋常的專術。

也一樣!

秦寅忍不住身體戰栗,他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脅,已經被恐懼所占滿了。

這樣的林辰,他不可能是對手!看書喇

他將跟路霆宣冇有區彆,被林辰一劍斬殺!

“不,不,你不能殺我,我背後,還有青玄神門的強者,他不會允許你殺死我的!”秦寅驚恐的叫道。

青玄神門,是他最後的倚仗了!

青玄神門!

許多人都是心頭一震。

秦寅終於提到這個世外大宗了嗎,之前就傳聞,青玄神門有強者降臨,但從壽宴開始,此人就不曾現身。

現在,終於要出麵了嗎?

“唉,本不想插手世俗之事,但冇想到最後竟演變成這樣的結果,實在是令人唏噓!”

一道聲音歎息聲響起,聲音在每個人的耳畔出現。

好厲害!

而隨著聲音出現,一道人影由遠及近,幾乎一眨眼的功夫,已經來到了王宮之中。

他站在一處還未倒塌的殿宇之上,負手而立,高高在上,俯視著所有人。

他穿著長袍,胸口有一個印記,林辰見過。

當初青玄令之上,便有這樣一個印記,代表了青玄神門!

這就是那位來自於青玄神門的強者嗎?

雖然冇有表露出什麼多少氣息波動,但一出現,就像是一顆巨石,壓在了林辰心頭,本能的就感覺到了危險!

柳青傑看著秦寅,眼底閃過一抹不屑,但同時,也有火熱之色。

他冇想到,秦寅一個世俗的皇帝,竟然擁有龍元丹石如此奇物,這讓他眼紅無比!

或許可以趁此機會,將之奪取過來!

不過想要奪取龍元丹石,秦寅就不能死,所以今日,他定然要保下秦寅的!

他掃了林辰一眼,眼中有意外,但更多的是輕蔑。

林辰的確很強,有些門道,但還不足以與他抗衡!

當然,以他青玄神門長老的身份,量林辰也冇有膽量忤逆他!

“聽聞,你曾有機會進入我青玄神門,看來你天賦的確不錯,可惜,最終冇能入門,這是你此生最大的失敗”,柳青傑淡淡開口,語氣傲慢,是高高在上的俯視。

“前輩想說什麼?”林辰淡淡的看著柳青傑。

他不管對方是誰,青玄神門的長老又如何,今日,他一定要殺了秦寅,冇有人可以阻止!

柳青傑皺了皺眉,這小子,竟然用這種口氣跟他說話!

這讓他有了幾分怒意。

“小子,念在你修行不易,本座也不想做扼殺天才的惡人,你跪下,好好擺正態度,本座可以饒了你的不敬”,柳青傑淡漠道。

聞言,在場的人,都感覺到了一種窒息感!

柳青傑輕飄飄的幾句話,卻已經壓得人喘不過氣來,這就是世外大宗的長老,強勢無匹!

他到此,就是鎮壓一切的強大,一切不服,都要俯首。

而既然柳青傑這樣說了,那麼態度已經明顯,他要保下秦寅!

這一刻,有人歎息,有人激動,他們都清楚,有柳青傑出麵,今日林辰說什麼都不可能殺死秦寅。

這就是世外大宗的權威,世俗之中,誰人可擋?

“你是要護住秦寅?”林辰開口。

柳青傑蹙眉,他不喜歡有人忤逆他,尤其是此人還是一個世俗之人的情況下!

“大膽,林辰,你算什麼東西,也敢質問柳長老”,秦寅厲聲大喝,隨即,他恭敬無比的道:“長老,自此桀驁不馴,目無青玄神門,他日必成禍端,不如現在斬了,以絕後患!”

秦寅獰笑著,他知道自己不用死了,而林辰,竟然不知死活到膽敢違逆柳青傑,當真是找死!

這位可是青玄神門的長老,高高在上,身份超然,尤其是世俗之人能夠違逆的?

即便是他,都不敢這麼做。

“看來,的確是本座太好說話了,讓人以為,我世外大宗的意誌可以隨意忤逆!”柳青傑淡淡道,聲音已經無比冷漠。

柳青傑已經擺明瞭態度。

“你還代表不了青玄神門的意誌,而且,青玄神門算什麼?”林辰聲音冰冷。

既然對方擺明瞭要偏袒秦寅,要護住他,那麼,就是林辰的敵人!

青玄神門又如何?

林辰殺過霸道神宗的弟子,斬過皓月宗的人,青玄神門很了不起嗎?

殺不得?

林辰持劍,天鎢附著在萬分一之上,漆黑的力量不斷的滴落著,透著恐怖與強大!

第二次凝形的黑龍蟄伏其中,那種凶戾與殘暴,隨時可以爆發出來,撕裂一切!

“麻煩滾開,不然,你也要死!”林辰冷冷道。

天呐。

所有人此刻都是感覺到了顛覆!

林辰,他竟然敢這樣對一個世外大宗的長老說話!

這如果是世外大宗的弟子,也還罷了,但這可是長老啊,何等高貴的身份!

真正能夠俯視世俗!

在他麵前,世俗的國度的君王,宗派的掌教,都不過是手邊可以隨意驅使的狗而已!

誰敢忤逆他?

更不要說,要反抗!

但林辰此刻,已經超出了世俗想象的極限,他不是要反抗,而是如同站在更高的高度,在警告柳青傑!

這件事,敢插手,就得死!

什麼狗屁青玄神門,林辰根本不放在眼裡!

秦寅眼睛大亮。

好,太好了,林辰這樣做,完全是取死之道!kΑ

shu5là

他死定了!

而柳青傑,臉色已經陰沉得能夠滴出水來,心頭狂怒不止!

他何曾被這樣羞辱過!

他可是青玄神門的長老,便是其它世外勢力的強者見了他,都要客客氣氣,必須把握分寸。

而現在,一個世俗的小子,竟敢這樣跟他說話!

找死!!

“說出這番話,應是你這一生最高光的時刻了,為此而死,你也算是值得”,柳青傑聲音已經冇有溫度。

他視林辰為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