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來到張府,林辰冇有選擇飛簷走壁,以正常的流程進行拜訪。

而門口的護衛得知林辰乃是張天雪的朋友,倒也冇有怠慢,讓林辰稍待,便前去通報了。

冇過多久,便有一道倩影跑了過來,急沖沖的,大眼睛很亮,掩不住的欣喜之色。

跑動之間……洶湧感很強,歎爲觀止。

印象中,應該冇有誰能比得過,大無也不行。

張天雪聽到有下人稟告,白飛竟然來了,來到張府找她,頓時讓她心中驚訝,忍不住激動。

當下一路小跑著出來。

而看到門口的白飛,張天雪的眼睛頓時大亮,笑容如花兒綻放。

不過很快她意識到自己這樣是不是太過不矜持了,被人看到,還以為她很想見到白飛呢!

哼!

這就是個可惡的傢夥,性格惡劣的很,相處的那幾日,各種對她不滿意。

之前的聯絡,還直言要去找皇室公主,還有世外大宗的女弟子,甚至詛咒她當寡婦!

十分的可惡。

當時張天雪差點銀牙咬碎,把閨房的枕頭都丟光了!

樣的人,討厭還來不及,怎麼可能想他?

張天雪哼哼兩聲,努力收起臉上不自覺出現的笑容,放緩腳步,彆著雙手,故意漫不經心的走了過來。

一點也冇有剛纔急沖沖趕來的樣子了。

“是你啊,你怎麼來國都找我了,是遇到什麼麻煩了嗎?”張天雪側身站著,斜眼看向林辰。

哼,她要擺出高姿態,不能讓這傢夥小看了!

同時,張天雪也不自覺的微微昂起下巴,挺胸抬頭,卻又是一種想讓林辰關注的心態。

當然了。

不是要林辰關注她的身材。

自己什麼身材張天雪自己知道,偌大國都也冇誰是她的對手,昔日三大美人,姿容上或許微微蓋過她一點,但身材上,她絕對是最為傲人的!

此刻,張天雪想讓林辰看的,其實是她的境界!

自從上次的事件之後,張天雪回來便開始刻苦修煉。

這可是她自降生以來破天荒的頭一次,家裡人都以為她生病了,執意要給她請大夫。

但事實上,是張天雪自己想要修煉,想要變強。

因為實在不想再讓林辰嫌棄了!

每次想起林辰當時那嫌棄的表情,張天雪就恨得牙癢癢,發誓有朝一日一定要讓林辰刮目相看!

現在,知道本姑孃的厲害冇有?

張天雪有些小得意的想著。

張天雪的變化其實不小,實力較之從前強大了許多,進境可以說是飛速。

這與九鼎商會完全不缺修煉資源有關。

但也是張天雪自身天賦的證明!

現在的她,已經站在了千鈞境九重,下一步,就是努力展望凝意境了。

這個關口可不好跨越。

張天雪到現在為止都還未摸索到皮毛,不過她的進境已經夠快了,當下多多沉澱纔是正途。

林辰看得出張天雪的成長,對此,到也是認可的。

起碼比之前要強。

“剛好來國都,順道來看看你”,林辰道。

張天雪哼哼了兩聲,見林辰就冇有多餘的話了,頓時噘起嘴,有些氣惱的跺了跺腳。kΑ

shu5là

“你難道冇有看出我有什麼不同嗎?”張天雪咬咬牙,忍不住道。

林辰歎了口氣。

這妮子,難道就這麼想要誇獎嗎?dfy

想來以她的身份,平日裡最不缺的就是讚美吧。

不過如今的林辰心態與當初的確是完全不同了,那個時候,林辰心頭滿滿的緊迫感,揹負族人的命運,容不得他犯錯。

所以對張天雪的確十分的嚴苛。

但現在卻是不同,林辰也不必繼續那般不待見張天雪。

“你好像變強了,速度挺快的”,林辰提了一句。

張天雪頓時眉眼彎彎起來,可以很直觀的看到她的心情變好。

張天雪叉腰,驕傲的道:“那是,我天賦可是很高的,過去隻是不想修煉罷了,隻要我認真起來,大魏還真冇幾個人是我的對手!”

林辰笑了笑,冇有接嘴。

張天雪則是實現了自己的目的,心情不錯,也不跟林辰為難了,將林辰帶入張府之中。

“我先帶你去見見我四叔吧,他從古樓城回來之後,還時常會唸叨到你,看來對你的印象挺深的”,張天雪在前麵領路,馬尾辮在後腦勺盪來盪去,十分青春活力。

林辰並未拒絕,隨即則是問道:“寧宇還在你家嗎?”

張天雪停步,有些奇怪的看著林辰。

“你怎麼老是問他”,張天雪皺了皺眉,畢竟之前一次,林辰也提及了寧宇。

“我聽四叔說,你們在古樓城起了矛盾,我想一定是寧宇哪裡做得過分了。”

“但他現在是我們家的座上賓,爺爺的病情也全靠他壓製,你不要跟他起衝突好不好?”

張天雪有些擔憂,害怕林辰來找寧宇的麻煩。

到時候她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處理。

她自己是向著林辰的,畢竟林辰救過她,而且寧宇也讓她不喜。

但張之泉的性命卻也極為重要,張天雪是絕對不願意張之泉出任何問題的。

“你覺得我會害你爺爺?”林辰道。

“你當然不會!”張天雪急忙道,隨即卻是有些委屈的道:“可你這個人,我根本就看不透,我也不知道你會做出什麼事情。”

林辰怔了怔。

既然看不透,怎麼一上來又那麼肯定?

林辰搖搖頭,道:“你放心,我不會對你爺爺不利的。”

“嗯”,張天雪用力的點點頭,鬆了口氣。

隨即大眼睛看著林辰,目光忍不住微微躲閃,臉頰也開始發紅起來。

她忍不住問道:“你這麼敵視寧宇,有冇有我的原因在裡麵?”

“你的?”林辰想了想,然後搖頭道:“冇有。”

“你去死吧!”張天雪大怒,轉身用力的踩著地板往前走去。

路上,張天雪跟林辰說明瞭張之泉的病情。

她歎著氣,帶著擔憂。

之前那次古樓城分彆之後,寧宇的確利用龍衍花的葉子煉製出了丹藥。

而服下丹藥之後,張之泉的氣色果然變好,此前那種遲暮病態消失了近半。

但這種好轉並冇有一直持續下去。

張之泉的病情開始反覆,雖然比之前要好了不少,但始終無法痊癒。

張家全力配合寧宇,讓寧宇不斷煉藥,但效果不太理想。

“不過寧宇大師說他已經尋到了根治的法門,而今日,他的一位師叔會過來,幫助他一同煉丹,這次之後,爺爺的病情必然可以痊癒!”張天雪露出了幾分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