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然。

並非外界這大千世界,隻是一個小世界而已,是人為或天然成型的,可以作為密地!

之前向天歌他們所提到的元天府,便是類似的所在。

林辰進入這小世界中。

眼前的畫麵快速變得清晰。

四周,乃是一片廢墟,遠處,有斷壁殘垣,部分還未倒下的石柱,撐著不知多少古老的穹頂,遮蔽天空!

這裡的建築非常巨大,即便已經破敗、腐朽,但依舊壯觀。

可以想象。

若是冇有毀滅,會是何等驚人的建築群!

“映月央並不在”,林辰第一時間釋放感知,卻並冇有察覺到映月央的氣息。

看來。

雖然是從同一個入口進來的,但並不會集中在同一個地方出現。

不過隻要都在這小世界中,遲早會遇到。

林辰習慣了一下這裡的環境,隨即,往前走去。

這個小世界範圍很大,隻怕擁有類似於狩獵場的規模。

林辰一邊看著,一邊暗暗心驚。

這還是他第一次接觸到小世界,內心新奇,同時也戒備,不敢有絲毫的鬆懈。

“這個小世界還算可以,界壁堅固,應該是強者祭煉的”,白書道。

“但聽你們描述,那逍遙古國最強者也不過是知空境的強者而已,根本無法祭煉小世界,應該是意外所得,掌控了出入的方法。”

林辰點點頭。

要是知空境就能夠祭煉出如此巨大的小世界,那可就太驚人了!

而且百戰廢土之中,有不少逍遙古國昔日城邦甚至是王城的廢墟,其建築風格與此處,也是完全不同。

此地的古老,超過了逍遙古國整個存世的年限。

“或許,此地就是逍遙古國強大的根源,他們的力量,便是得自於此地,所以這裡也就成了逍遙古國的帝國寶藏!”林辰道。

逍遙古國的強大必定有著原因。

能夠以世俗王朝為,最後踏足世外,甚至超過一般的世外勢力,必定是得了驚天造化!

傳說中,逍遙古國皇室所掌握的那宗器物,可助人入知空,隻怕就是來自此地!看書溂

林辰觀察周圍,隨即躍入一座近半倒塌的高塔上,這裡有一處隱蔽的位置,可以擁有開闊的視野,同時也不易被人察覺。

“好大的城”,林辰忍不住咋舌。

他原本以為,這裡是一片破損的建築群,但此刻居高遠眺,才發現自己低估了這座城的規模!

這城太大了,占據了所有的視野,這是一座巨城,比大魏的國都還要巨大。

“這個小世界,不會就是這一座城吧!”林辰忍不住驚歎。

深吸一口氣,林辰平複一下心緒。

他看向遠處,在判斷應該往哪邊走。

在這裡,完全陌生,林辰也不知道寶貝會在哪裡。

不過一般來講,越是城市的中心,就越有可能藏著珍寶!

“看地勢,那邊應該就是城市中心了,那裡有一座天然的高地,而且建築也更為宏偉,雖然是廢墟,但看著是宮殿”,林辰低語道。

鎖定了一個方向。

如此,自然不能停留,要儘快過去。

林辰猜得到,帝國寶藏的入口出現,那麼就會有源源不斷的人進來。

這寶藏最後歸入誰人之手,可還不好說!

“嗯?”林辰正要有所行動。

卻見到有人正在靠近這裡,數量不少。

這批人運氣不錯,互相是認識的,竟然一同出現在這片區域。

這算是占據了先機,十分有利!

“不對”,林辰看了幾眼,眉頭卻是皺了起來。

他發現了不對頭。

這些人,行動起來十分有章法,規劃有序,絕不是互相認識這麼簡單,默契度十足!

他們來自於同一個組織或勢力!

而且,這批人目的性很強。

並冇有初次進入這樣一個小世界該有的茫然與無措,顯得十分的老練,並且井然有序的往一個方向快速前進!

林辰不動聲色,繼續觀察。

從諸多細節來看,這批人瞭解此處的地形,動作連貫,絕不是初入陌生地帶該有的樣子!

“他們曾進入這小世界?!”林辰心中驚駭。

這太意外了。

“不過,也可能第一次進來,但事先卻瞭解此地,手中有著地圖之類的東西!”林辰想到一些可能性。

林辰目送他們遠去,自身則是隱入陰影之中。

他動用了黑龍的力量,進行跟蹤。

原本林辰以為皓月宗製造了一場劫難,已經耗去了百戰廢土七七八八的強者。

但現在看來,這百戰廢土的水比他想的更深!

竟然藏著這樣一群人,有著能力集體出現在同一個區域,並且,知曉此地的部分情報!

難道,是昔日逍遙古國某個門閥勢力的後人?

又或者,乾脆就是來自於逍遙古國的皇室遺族?

百戰廢土徹底被其它勢力瓜分的表象之下,實則暗藏著更為龐大的力量!

但平時,卻始終蟄伏,關鍵時刻卻出動了。

果然,在林辰跟蹤了一刻鐘之後,這批人的一個頭領取出了一幅地圖,對照之後,再度前進。

“但按照這樣的前進路線,並非往中心那片宮殿去”,林辰眸光閃了閃。

也冇有猶豫,直接跟了下去。

這批人行動迅捷,顯然訓練有素,而且雖然是在前進,但站位十分講究。

對於常年在邊關征戰的林辰來說,這種佈置並不陌生。

這可以讓他們應對任何突髮狀況,無論哪個點受到攻擊,都可以快速做出反應,與之策應的位置,將瞬間爆發力量,解決麻煩!dfy

指揮者,很厲害!

突然,林辰停了下來,前麵有其它的氣息出現,不斷有人進入這小世界,不可能一路上都遇不到人。

而下一刻,林辰瞳孔就是一縮。

那隊人馬的指揮者,做了一個手勢,幾乎同時,就有人出手,將前方的人殺死。

冇有絲毫猶豫,乾淨利落!

而那個人,甚至都冇有發現他們,臨死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明明可以避開”,林辰眼睛眯了起來。

這群人不是善茬,手段極為狠辣,為了不暴露,不會留下任何隱患。

而死人,最為安全!

隻是,殺了人,他們卻冇有繼續往前。

那個指揮者,目光陰冷,看向一座斷壁殘垣。

“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