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辰掌控著黑龍。

一路突破血陣,來到了那邪血肉蠱所在的位置。

這邪血肉蠱,擁有生命特性,它似乎感覺到了什麼,身上密密麻麻的觸手開始劇烈生長起來,就像是頭髮,在舞動。

詭異,而噁心!

讓人非常不適!

林辰冇有再動,等到那邪血肉蠱停下不斷生長的觸手,才繼續開始往前。

白書作為劍靈,並不能離開林辰太遠。

不過林辰力量所及,白書卻也能乘載,此刻,白書就在邪血肉蠱之前。

她白衣勝雪。

是出塵仙子般的少女。

明媚而陽光,充滿了活力,青春的氣息,是人間的勃勃生機!

與那邪惡的邪血肉蠱,完全是兩個極端。

白書小臉都是鐵青的。

眼中充滿了厭惡!

她叉著腰,指著邪血肉蠱叫道:“本姑娘一定滅了你!”

她氣鼓鼓的,很憤怒。

然後,她身前顯現一柄潔白的長劍,劍身震盪,一個古之「界」字浮現而出。

這個「界」字,比之前的確要凝實了幾分。

不過大部分筆畫依舊是虛淡的,隻有其中一筆,宛如實形,要比之前更為濃鬱,彷彿一筆畫開!

白書開始鐫刻,將這一筆「界」字刻在虛空中,圍繞在邪血肉蠱周圍。

此刻,還未發動。

邪血肉蠱依舊與血陣相連。

但,一旦「界」字啟動,這片空間將被「界」字隔絕,然後直接進行一個剝離。

甚至剝離到遠處,完全脫離出血陣核心!

白書很小心,也很認真,力求不會出問題。

直至用了小半日的時間,她才終於完成。

而外麵,已經打開了花。

昏暗甚至帶著血色的天空之下,狩獵場還在大戰,強大妖獸與人族強者都抵達了,在進行專術級彆的交鋒!

不過更多的,已經來到了核心區域,在對符籙結界出手。

當然,一個個都有私心,根本冇有全力出手,而是在保留實力。

他們要在帝國寶藏開啟的刹那,纔打破結界!

而那神秘中年人,已經進行到了最後一步,那石板震盪,竟然緩慢沉陷了下去,在石板之下,出現了一個漆黑的洞!

這就是帝國寶藏的入口!

“逍遙流光!”

隻見,一道流光從那入口之中掠出,逍遙世間,竟連結界都困不住!

這是昔日那個國度皇族最為強大的力量!

此地,果然是帝國寶藏的入口!

所有人都是紅了眼睛,瘋狂了,帝國寶藏在前冇有人可以保持冷靜。

那神秘中年人,大笑一聲,當先衝了進去!

“破開結界,不要讓入口關閉了!”

“全力出手,殺了那傢夥!”

“快,出手!”

各國強者,起碼凝意境九重的存在,還有專術境界的高手,此刻,不再保留!

霎時間,力量震動,將天空的雲層都衝散了。

即便是七品符籙,藉助血陣,也難以抵擋如此多的高手一同轟擊!

“哢嚓!”

結界開始出現裂痕!

下一刻,被打開了,出現了一個缺口!

當下強者嘶吼,急速衝出,這樣的爭奪便是要搶占一個先機!

這必然免不了大戰,出手極為狠辣,霎時間,就有強者被擊倒,吐血倒飛出去!kΑ

shu5là

無比慘烈!

他們前仆後繼,衝進那個入口。

而皓月宗的強者,對視一眼,都是眸光冷冽。

突然,地麵之下,那血色泥漿之中,數條巨大的鮮血觸手衝出,擊向他們!

“該死,這是什麼!”皓月宗的強者怒喝。dfy

“那混賬留了後手,這東西詭異,小心!”

皓月宗強者,各自施展可怕月輝,抵擋那鮮血觸手,不過,月輝與之接觸的地方,嗤嗤嗤的聲音不斷響起,竟然帶著極為強烈的腐蝕之力!

觸手舞動,殺向眾人。

皓月宗的強者被纏住,根本無法脫離!

而其餘強者,見到皓月宗的強者被阻擋,自然更要抓住機會,接連衝進那入口之中!

帝國寶藏!

就在眼前!

不過,就在這時,核心區外圍,一道血色的光幕從地底升起,無數陣紋在光幕之中流轉著,竟然是另一重結界!

“不對頭,先撤出去!”皓月宗的強者大吼!

這裡的情況不妙。

他們咬咬牙,擺脫觸手,在那光幕升起之前衝了出去!

而光幕徹底閉合,隔絕了內外!

“這……”向無為等人都是震驚的看著,不明白究竟發生了什麼。

帝國寶藏似乎出現了!

但看上去,又像是出現了其它的變故,皓月宗的強者竟忍住誘惑,放棄了帝國寶藏,先撤了出來!

而裡麵發生什麼,外界已經難以察覺!

此刻,不隻是向無為他們乘坐飛行寶船的在天空目睹了這一切,還有許多勢力也駕馭飛行寶船,在這片天空。

他們都見證了。

“先穩定外部吧,再想辦法解決裡麵的問題!”皓月宗大長老喝道。

他們開始加入外部的戰鬥,解決妖獸的麻煩!

而有皓月宗強者加入,妖獸很快被壓製了下去。

與此同時,皓月宗的弟子也出現了,他們進入狩獵場,也在斬殺妖獸。

皓月宗,正在極力的穩定局麵。

他們看上去,是被狠狠的擺了一道!

林辰,同樣從血色光幕之中出來。

結界之內,邪異凶煞的力量開始瘋狂肆虐,似乎就是在擔心有人藏身其中,想要毀滅一切,清除所有可能的變數。

林辰即便擁有天鎢,可以遮蔽氣息,但這種全方位無差彆的力量肆虐之下,也隻能先退避!

林辰神色有些難看。

他知道,那一群強者,集合了百戰廢土以及周圍數國的大部分頂級戰力!

他們,為帝國寶藏而去。

但隻怕,是不可能有什麼收穫了!

那入口之下,不是什麼寶藏,而是邪血肉蠱所在的核心區域!

他們,將在血陣之中成為邪血肉蠱的養分!

原本,在這之前,林辰還不確定到底是誰在主導這一切。

但現在,皓月宗的人逃了出來,那麼似乎一切已經清楚了,他們就是背後主導者!

最起碼,是跟那神秘中年人在合作!

否則,哪有這麼巧,他們都逃了出來,忍住帝國寶藏的誘惑?

裝得很像,宛如這次事件的受害者。

現在更是開始著手穩定局麵,擺出一副會解決麻煩的姿態。

但林辰在局中,卻已經看穿了這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