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妃雪精緻的俏臉紅撲撲的,愈發嬌媚起來。

這樣的價格,完全超出預料,平白讓她多賺一筆不菲的分成!

她真想好好認識一下這個神秘的買主,若是不介意,定要敬酒!

畢竟,這可是燃燒自己,照亮彆人啊!

在妃雪看來,這競價之人毫無疑問是跟南離王朝有過節,在知曉對方的身份之後,故意一次次價格,讓對方噁心。

而最終拍出這樣的高價,已經不是單純的為了拍品了,乃是意氣之爭!

這種例子過去也時有發生,不過超出應有價值這麼多的,還是第一次見!

“嘖嘖嘖,年輕人,太意氣用事了,這樣亂加價又是何必呢,吃虧的還不是自己?”有人評價道。

“也不能這麼說,人爭一口氣,錢不錢的,或許對方根本不看重!”

“不管怎麼說,那人必然來頭不小,拿得出這錢,還敢跟南離王朝較勁的勢力,可不多!”

“你們說,到底是誰!”

“怕不是勾陳帝國的人,聽說,他們正在跟南離爆發國戰,打得不可開交!”

“我看像,據說,來到這百戰廢土之後,兩國的勢力已經起了數次衝突,互有傷亡!”

人們議論紛紛。

畢竟如此不理智的拍賣,越是能夠勾起人們的情緒,氣氛更為熱烈起來。

“該死的,我敢肯定,一定是勾陳帝國那些廢物,是要故意當眾踩我,削弱我南離聲威!”煌天化咬牙切齒。

隻想現在就衝出去,將勾陳帝國的人挨個暴打一遍!

煌天璃笑了笑,將鬢角火紅的秀髮往後攏了攏,繼續喝酒道:“這有什麼不好,吃虧的不是他們麼?”

“但他們打了我的臉!”煌天化怒道。

“你的臉值幾個錢?”煌天璃不屑的哼了一聲。

“……”

此刻,另一個貴賓包房內,幾個年輕人麵麵相覷。

“這可是狠狠打了南離過那傢夥的臉啊,不錯不錯,爽!”

“也不知道是誰,竟敢公然得罪南裡王朝!”

“不過,看起來,大家都認為是我們做的。”

“那又如何,讓他以為去吧,大不了就是打一場,又不是冇打過!”

這幾人,都是來自於勾陳帝國,其中一位更是皇室成員,很是霸氣,根本不怕一戰!

外麵,風起雲湧,而林辰對這些毫不關心。

侍女已經將那枚蛟龍丹取了過來,而林辰,也爽快的支付掉靈晶。看書喇

所有人都覺得他虧了。

然而隻有林辰自己知道,他是大賺了一筆,這蛟龍丹,足以讓他體內的龍血變得更強!

昔日龍脈、龍衍花、黃金龍果等等龍係的力量,為他打造了極為強大的龍道基礎!

蛟龍丹對他的意義,已經不再是可供天鎢提升而已了,將是一次性進行多方位的提升。

好處巨大!

林辰也不耽擱,直接運轉玄力,煉化這蛟龍丹。

而在彆人眼中,隻是認為林辰在利用蛟龍丹修煉,精進武道而已。

事實上,這種方式是有些浪費的,效果比將蛟龍丹作為煉製丹藥、靈寶的原料來的小許多。

守在一旁的侍女,心中忍不住搖頭。

隻道此人就是個敗家子,意氣之爭而已,並無多少腦子。

林辰不會去在意他人看法,而且,大約冇有多少人可以將妖丹的力量利用的比他更好了!

蛟龍丹的力量,藉由九天斬神訣開始源源不斷的湧入林辰體內,被天鎢所吞噬。

隨即,林辰清晰的感覺到,有精純的能量反哺回來,滲透四肢百骸!

不愧是熾火赤鱗蛟,擁有著接近王級的血脈!

這提升,十分可觀!

林辰體內的龍血,都為之沸騰起來,在快速的吸收這股同源的力量,在不斷強化!

同一時間裡,天鎢、血脈、肉身以及九天斬神訣,都在變強!

如此利用率,誰能相比?

更不要說,還有一種熾火赤鱗蛟的天賦能力,將被他獲取!xiub

這樣的成長,足以獨步天下了!

林辰一邊吸收蛟龍丹的力量,一邊繼續看著拍賣會,對於接下來的拍品,也是心中期待。

妃雪平複了一下心情,準備趁熱打鐵,很快開始介紹下一件拍品。

那是一宗六品靈劍,水係,劍的威力很強,可增幅使用者的力量!

並且,附帶遊身劍芒!

這是一種自行產生,可以環繞在使用者身邊的劍芒,在戰鬥中可以保護自己,同時,也是一種攻擊方式!ka

shu五

如此效果,十分少見,看來是出自一位強大的鍛造師之手!

按照妃雪的說法,這是從百戰廢土之中的某處廢墟內挖掘出來的,存世大概五百年,威力極強!

一時間,競價聲此起彼伏!

這樣一柄劍,的確值得那些人瘋狂,乃是六品劍之中的精品!

不過林辰冇有參與。

九天斬神訣的存在,讓他對劍的要求降低了很多,若有好劍自然不錯,冇有也冇什麼。

而且,萬分一,怎麼看都比這柄六品劍要強!

最終,這柄六品劍被拍到了一萬六千靈晶的高價!

“劍不錯,可惜,我不是水係的”,葉穎聳了聳肩。

六品劍,對於現階段的她們來說也是值得出手的。

當然,其實也用不了多久,等到她們再進一步,便可從宗門得到更強的靈寶。

七品也不在話下。

向天歌隻是坐在那裡吃東西,到目前為止的拍品,她都不感興趣。

“拍賣會要接近尾聲了,似乎,隻剩下三件拍品,也不知道會是什麼!”林辰懷著期待的道。

現在的拍品已經到了六品之中的精品!

難不成,今天能看到七品的存在,那可就是世俗之中幾乎不可見的!

“下一件拍品,妃雪有必要跟大家詳細說明一下,這不是靈寶或丹藥等,事實上,妃雪也不知道它是做什麼的!”

“但有一點可以肯定,它非常特殊,絕對藏著強大的力量,隻是不得其門罷了!”

妃雪一邊說著,那邊台子升起,已經有一個盒子出現。

不過底下的聽到這樣的介紹,都是忍不住撇撇嘴。

來了。

套路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