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賤人!”兗州王大怒,手中力道一震,林婉兒整個人被震飛出去,重重的砸在牆上。

“哼!”

林婉兒悶哼一聲,口中吐出鮮血,氣息頓時變得虛弱無比。

不過,她眼中的光彩冇有改變。

她依舊驕傲著,堅信著!

林辰感受到了林婉兒的氣息,他始終鎖定著林婉兒。

這一刻,林婉兒的氣息突然衰弱了下去。

“婉兒姐!”林辰那幾乎要被乾涸的血痂遮住的眼睛,驟然睜開,已經開始沉重的腳步,在發力狂奔!

殺!

繼續殺!

絕不可以倒在這裡!

此刻林辰整個腦袋都是滾燙的,他的經絡受損嚴重,已經是在強行激發力量,以損耗自身為代價!dfy

而身上的傷,就算是有「愈」字加身,也快要支撐不住了。

說到底,想要獨闖王府,一劍破敵,又哪有那麼容易,每時每刻都可能被斬殺!

“林辰,到此為止了,你不可能再往前一步!”張成業寒聲道。

他身上,屬於凝意境七重的可怕力量湧出,如同火山,在爆發一般!

威勢太過驚人了。

他整個人就像是出鞘的刀,刀光可以捅破天一般!

凝意境七重!

真的好強!

林辰淡漠的看著張成業。

他手中,抓著徐屠的腦袋。

他輕蔑的笑了一聲。

舉起腦袋,指著遠處張成業,然後,將腦袋丟下。

“同樣的話,我聽到太多了,而說這些話的人,都死了,死在這一路!”

“你攔我,我便殺你,而你,攔不住我!”林辰聲音低沉沙啞。

但殺意,卻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濃鬱。

張成業臉色有些難看起來。

眼前這個少年,明明已經是強弩之末了。

他很清楚,這一次不是誤判。

不管是誰,殺出這樣一條血路,怎麼可能不付出代價!

以他的實力,理應碾壓林辰纔是。

但不知為何,他心裡卻有絲絲涼意在蔓延,麵對這少年,他竟冇有必勝的把握。

甚至,有一絲畏懼!

他也被林辰殺得膽寒了嗎!

也因為此刻的林辰,想起了當年那戰神般在王府大開殺戒,無人可擋的林瀾!ka

shu五

林瀾註定要死。

而你,也活不了!

張成業深吸一口氣,手中漆黑的長刀亮起了一道道紋路,彷彿漆黑的火焰在燃燒!

火係。

黑炎!

六品靈寶,黑炎刃!

到了這種時候,張成業不可能再有絲毫保留,他要做的,就是全力出手,斬殺林辰!

不給任何機會!

他身上,黑炎如同秋日野火,開始瘋狂燃燒起來,刀意與之交彙,周圍的建築紛紛破碎開來,承受不住這股力量!

張成業為圓心,直徑十數米,都在他那強橫刀意的籠罩之下。

“六品武技,黑皇絕刀!”

張成業身後,一重巨大虛影出現,如同刀中皇者,漆黑的如墨,在燃燒著,氣息震動四方。

而那刀意,被提升到了極點,虛空都在微微扭曲!

好強!

這張成業,不愧是大將之中的頂尖高手,對於六品武技,理解也極為深刻,已經掌握了精髓。

張成業冇有廢話。

一刀斬向林辰!

刀光未至。

地麵已經被震開,深深的溝壑直衝林辰腳下!

“誰也擋不住我,我一定會救下婉兒姐,誰來,都要殺!”林辰低聲呢喃著。

他手持萬分一,那青銅般斑駁劍身,吞吐出璀璨的劍芒!

這柄劍,此刻浸滿了血,有敵人的,也有林辰的!

古劍飲血。

如乾涸的沙漠落了雨。

該復甦了!

內道九劍!

第三劍!

林辰眸中閃過血色光芒。

他迎著張成業的刀光上前,直麵這一刀!

劍意雛形瘋狂湧入劍身之中。

內道第三劍。

逆斬而上!

與那刀芒狠狠的碰撞在一起!

一聲巨大無比的轟鳴響徹。

以他們為圓心,周圍數百米的建築全部塌陷,大陣都扭曲了,陣紋不複!

衝擊力。

讓外圍的兵士都掀飛。

難以抵擋!

這碰撞,太激烈了。

力的抗衡。

意的比拚!

毫無疑問乃是龍爭虎鬥!

一擊出手,張成業知道林辰冇有那麼容易被殺死,第二刀,已經殺了上去。

大地隆隆作響,爆出一個個深坑!

是張成業刀刀要置林辰於死地!

他身後那巨大的虛影,如同魔神,彷彿與他相合,狠狠斬下刀光!

壓迫力實在是太強了!

這就是凝意境七重嗎!

與凝意境六重完全不一樣!

給人一種,不可敵的感覺!

“轟轟轟!”

刀與劍在不斷碰撞著。

林辰冇有被擊垮,在硬接張成業的刀。

他身體在飆血。

持劍的手,虎口都裂開了,能夠看到骨頭!

但林辰卻像是冇有察覺。

他在不斷的醞釀攻擊,劍意雛形隨之而動,犀利劍光,誓要斬破一切!

殺!

殺紅了眼。

兩人的碰撞越來越快,越來越激烈。

皆已經手段儘出!

“噗噗噗!”

兩人都在受傷。

鮮血飛濺。

染紅了地!

張成業受傷了。

但林辰的傷勢要更為沉重!

這樣戰下去,理應張成業贏下來!

但張成業的壓力卻越來越大,他感覺林辰的劍更強了,每一次碰撞,烈度都在提升!

“在實戰中,快速的提升對武技的掌控度嗎?!”

張成業心中驚駭。

他可以感受到,林辰的劍在趨於圓滿,在被不斷的完善!

如此強大的劍招,竟然還冇有達到大成?

另外,張成業驚駭的發現,他手中的六品寶刀竟然出現了缺口!

在劇烈的拚殺之中,被崩開了!

要知道,這可是六品靈寶啊,何等堅硬!

而林辰,那可笑的青銅貼片,本來就是鏽跡斑斑,劍刃之上更是早有缺口,像是隨意一碰就會斷開。

但,到現在為止,殺了這麼多人,竟然毫無變化!

連一塊鏽跡都冇有少!

這到底是什麼東西!

又是一次碰撞。

張成業倒飛出去。

他身後的巨大虛影,都變得暗淡起來。

而林辰,同樣倒退,看上去比張成業狼狽得多。

但是那劍意,卻要比之前更為強盛!

內道九劍!

第四劍!

恍惚間,張成業彷彿看到了林辰背後揹負了一柄巨大的劍,而那劍,宛如摺扇一般,緩緩展開。

化作了四柄劍!

霎時間,劍氣縱橫,直衝雲霄!

“我的乖乖,這小子,掌握了九劍門的內道九劍,而且,達到了第四劍,召喚九劍真靈的地步!”向無為差點將眼睛瞪出來!

這種畫麵,他隻在九劍門的長老身上見過!

張成業,臉色難看無比。

他不知道林辰掌握的是何等劍式,但那可怕的劍氣,足以讓他心臟都停止跳動。

他很清楚,這是足以將他斬殺的力量!

“黑皇絕劍,絕天,絕地,絕人!”張成業低吼,他臉色瞬間蒼白了下來,但是身上的氣息,卻是開始暴漲!

這是黑皇絕劍的絕殺一擊,有著極大的反噬作用,代價很大。

但顧不了那麼多了!

“小畜生,你該死了!”張成業嘶吼,身後的虛影全部湧入他的體內。

一刀,黑炎肆虐,立斬而出!

大地再度被犁斷,隻見黑色的火光切割而過。

林辰。

單手。

一劍。

往前!

第四劍。

劍破萬物!

似乎感受到了這一劍的威力,萬分一,開始微微顫動起來,竟發出了幾道劍鳴聲!

是覺得,隻有這樣的力量,才勉強配得上它麼?

但此刻林辰,已經顧不上這些了。

他隻是在儘最大可能,將這一劍斬出去!

“轟!”

前所未有的大碰撞,整個地麵都在顫動著!

“到底怎麼樣,結局如何,那小畜生死了冇有!”兗州王忍不住走上前去,想要看清楚!

向無為已經半隻腳踏出舷窗。

而那煙塵退去,兩個人隻剩下一人站著。

張成業。

倒在地上,胸口一個巨大的血洞,被劍貫穿了。

是他敗了!

而林辰,身體有些搖搖欲墜,但,卻依舊站著!

冇有倒下!

是他贏了!

“婉兒姐,等著我,我這就過來!”林辰口中溢位鮮血,他拖著殘軀,往那高塔走去!

“你要去哪?”

卻是一道聲音,突然響起。

隨即,空氣都像是震動起來一般!

這股力量!

林辰神色頓時一變,連忙將劍橫在身前。

但還是難以抵擋這力量,整個人被擊飛出去,砸入廢墟之中!

這是。

震劍!

一道魁梧挺拔的身影,出現在林辰與高塔之間。

他站在那裡,便像是一堵城牆,可以擋下一切!

大魏國都,北門守將。

王右思!

“這一次,我將洗刷恥辱!”王右思寒聲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