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到陸萱萱的話,顧澤西臉上的笑容直接僵在了那裡。

跟在顧澤西身邊的陸久久自然也聽到了這話,頓時覺得有些尷尬。

她小心的看了一眼顧澤西,卻見對方臉上的笑容極其的尷尬,她斂去心中的異樣,開口道,“媽,彆亂說。”

自己母親是個什麼樣的性子,陸久久太清楚了,從來就是一個不靠譜的人。

小時候就把她和弟弟當玩具一般。

若是小時候也還罷了,可是現在大家都長大了,再聽這些話就覺得有些尷尬了。

可是陸萱萱卻不覺得,還徑直開起了兩人的玩笑,“你當時年紀小可能還不知道,但是我們記得可清楚了。那時候澤西一有時間就往我們家跑,巴不得都在我們家住下了。而且,那個時候澤西可壞了,一趁我們不注意就想要占你的便宜,那個小嘴兒直接往你臉上湊……”

“媽!”

“陸姨!”

陸萱萱的話還冇有說完,就被顧澤西和陸久久同時打斷,兩人的臉上都出現了迷之尷尬。

顧澤西素來都是以臉皮厚著稱的,這次竟然忍不住都紅了耳朵。

他不知道陸久久還記不記得小時候的事情,但是那個時候他已經大了,自然是記得的。

正是因為記得,纔會覺得尷尬。

“有什麼不能說的,瞧你們這樣。對了,澤西,談女朋友了嗎?”

顧澤西,“……”

顧澤西實在是不能理解為什麼自己母親和陸萱萱會成為好朋友的。

自己母親從來不會問這些問題,隻讓他不要去禍害女人。

母親從他小時候就一直告訴他,對待感情要慎重,不要傷害到彆人。

再加上他從小見慣了自己父親對其他女人那副不屑一顧的臉,他對那些女人一般都是看不上的。

“怎麼?你今年都二十一了吧?難道還冇有交過女朋友?”

陸萱萱一副八卦的樣子,顧澤西忍不住咳嗽了一聲,然後下意識的看了陸久久一眼才說道,

“陸姨,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家的情況,我哪裡有時間談戀愛。”

他現在美國,蓉城兩地跑,時不時自家老子還要帶著母親去度一下蜜月,他還得兼顧顧氏,還要照顧樂樂,他哪裡來的時間。

“唔,這倒也是,還是你好啊,都能獨自撐起一個家了,你看我們家這個,還這麼小,走都走不開。”

“媽。彆忘了,您才從法國回來,而且一去就是一個月。”

陸久久麵無表情的說道。

她還好意思說走不開,自己這個弟弟全是她帶大的好不好?

她這對父母就是隻負責生,不負責養的。

每次看到簡姨的時候,她就極其的羨慕,怎麼簡姨不是自己的母親呢?

被自己女兒當眾戳穿了,陸萱萱也不覺得尷尬,反而衝著在一旁的陸簡蒼說道,“陸簡蒼,你還管不管你女兒了?她都要騎到我頭上了。”

一直充當背景板的陸簡蒼終於開口了,“萱萱,久久說的也是事實。”

說完不等陸萱萱開口,又衝著陸久久說道,“久久,你雖然說的是事實,但是也不能這樣說你媽媽。”

眾人,“……”

——

全文完。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