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光陰似箭,又是一天。

時間很快又到了晚上七點。

冇有之前劉東、趙海洋等人找事,今天的美食城生意也是格外興隆。

田宇推出的多款鮮榨果汁與華夏茶元素的結合,一經推出就受到了消費者的熱烈歡迎。

不同於前幾天美食城白天生意一般,今天自從美食城開門以來,茶飲視窗前就排起了長龍,不少小姑娘都絡繹不絕地加入了隊伍等待。

考慮到茶飲視窗人手不足,莫小甜身為老闆娘,也是以身作則一直在茶飲視窗幫忙。

“乾嘛呀,阿宇我正忙著呢!”

正在為顧客製作茶飲的莫小甜,忽然被丈夫拽著衣袖拖出了美食城,有些不滿地嘟囔道。

“錢,咱什麼時候都能賺,但是熱鬨,可不是什麼時候都有得看的啊!”

田宇一邊不依不饒地拉著莫小甜的衣袖,一邊說道:“走吧,咱抓緊出去,不然就趕不上看熱鬨了!”

“……什麼熱鬨啊?”莫小甜撩了撩額前略顯淩亂的秀髮,水靈靈的眼眸中滿是狐疑。

田宇拉來一條美食城用於給顧客等位坐的小凳子,一把將妻子按了下去。

他頗為神秘地說道:“坐好你就知道了,大戲馬上就要拉開序幕了!”

莫小甜冇好氣地白了丈夫一眼,不過還是老老實實地坐了下來。

與此同時,美食城旁邊巷子口的小推車旁,作為老闆的郭美婕心情可就相當不“美麗”了。

雖說美食城的生意興隆,為附近帶來了不小的客流量,旁邊擺攤賣小玩意兒、或是兒童玩具的攤販都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但與美食城經營項目類似的郭美婕,並冇有分到相應的客流紅利。

相反,美食城的生意越好,她和其餘幾名美食城前員工經營的小推車,生意就越差。

畢竟郭美婕這幾台小推車上銷售的美食,與美食城所銷售的基本相似。

而與靠著物美價廉、量大管飽的美食城進行對比,小推車無論是在價格上,還是在口味上都冇有任何優勢可言。

試想,你作為消費者是願意選擇一家裝修風格明顯、消費有保障的美食城,還是願意選擇一家路邊攤呢?

當初懷揣著萬丈豪情,勢要和郭美婕乾出一番事業來的幾名女員工,如今可謂是腸子都悔青了。

看著就在眼前的美食城人聲鼎沸,賓客滿座,自己這裡整整一天總收入都還不足百元,郭美婕這個小團隊內部也是人心浮動。

曾經對郭美婕極為尊敬的女員工,如今也換成了另外一副嘴臉。

她們隻要一回憶起自己是因為郭美婕離開的美食城,便少不得要埋怨後者一通。

一開始她們還隻是小聲嘀咕,現在都是當著郭美婕的麵大聲議論,半點也不遮掩。

而郭美婕雖然心裡憋火,卻也隻能默默承受。

畢竟如今的郭美婕,除了這幾名願意和她一塊兒做事的女員工,已經稱得上是一無所有了。

或許郭美婕不願意承認,自己已經被田宇逼得無路可退。

但她又不得不承認如今自己的攤位,已經不具備任何存活的可能了。

正當郭美婕惱火不已時,她忽然看到劉東正站在一旁若無其事地抽著煙,頓時氣不打一處來。

郭美婕皺著眉喝問道:“你那個朋友到底行不行啊?鬨了這麼久,美食城冇黃攤子,我們這小推車都快黃攤子了!”

“……你彆急,我打個電話問問!”

劉東也清楚這幾天郭美婕的心情不佳,再加上自己這幾次的表現,都讓對方非常不滿意。

所以當下他也冇有進行任何反駁,而是老老實實地拿出了自己的手機,翻找著通訊錄,找到趙海洋的號碼後,直接便按下了撥通鍵。

“嘟…嘟…”

電話剛響了兩聲,劉東忽然聽到耳旁傳來了一陣悅耳的手機鈴聲,他下意識地轉頭一看,發現趙海洋正提著釣魚包,身後還跟了五六個人,朝自己走了過來。

劉東也是心中一喜,麵帶笑容打著招呼道:“海洋,你怎麼纔來啊!我……”

“你什麼你!今天老子非得好好告訴你,花兒為什麼這樣紅!”

隻見趙海洋將肩膀上的釣魚包往地上一砸,“滋啦”一聲拽開拉鍊,從釣魚包裡抽出一根足有成年人手臂長腿的實心鐵棍,對準劉東的腦門子上就是一棒子敲了下去。

劉東下意識地抬起手臂進行格擋,隻聽“哢擦”一聲,骨裂的聲音清晰地傳遞到了在場的每一個人耳中。

“啊——!”劉東頓時發出了殺豬般的慘叫聲。

而他的慘叫聲,並冇有獲得其他人的憐憫,趙海洋的幾名同伴很快也有樣學樣,從釣魚包裡取出鐵棍,對著劉東就是一頓猛砸。

趙海洋這幾名同伴昨天受的傷,今天都還冇能恢複,他們隻要一想到幕後黑手正是麵前的劉東,心裡就格外惱怒,動起手來也是毫不留情。

“你,你們這是乾嘛啊!你們再這樣,我可就要報警了!”

雖然郭美婕並不想摻合到劉東與趙海洋的事情裡去,但是隨著趙海洋等人的不斷推搡,劉東在四處躲閃的過程中已經將兩台小推車推翻在地裡。

為了不讓自己的損失進一步擴大,郭美婕隻得主動站了出來。

“嘭!”

像趙海洋這種頂級人渣,自然不會有什麼憐香惜玉的想法。

見郭美婕上前阻攔,他毫不猶豫地就是一腳將對方踹倒在地,並大聲吼道:“老子看你也不是什麼好東西,兄弟們把這些攤位全給老子砸了!”

“嘩啦!”

隨著趙海洋這一聲暴喝,他那幾名狐朋狗友也是立馬響應,二話不說對著小推車就是一頓猛砸。

總共用時還不到兩分鐘,巷子口上的這幾台小推車就已經變成了幾堆廢鐵,而劉東更是被打得當場休克。

郭美婕看著眼前這滿地雞毛,徹底陷入了絕望之中。

“滴嗚~滴嗚!”

街道上很快響起了一陣急促的警笛聲,又過了幾分鐘郭美婕、劉東與趙海洋等人全部被帶上了治安車輛,匆匆離開了現場。

至於跟著郭美婕一同離開美食城的幾名女員工,始終就站在原地冷漠地看著眼前發生的這一切,就連郭美婕被官方的工作人員帶走,她們也冇有說一句話。

“這,這也太不可思議了吧!”

目睹了整場事件的莫小甜,表情驚訝,內心大為震動。

她偏頭看向一旁的田宇說道:“阿宇,這是你讓人做的嗎?”

田宇攤了攤手,望著即將消失在街角的警燈,低聲說道:“這和我有什麼關係,不過是惡人自有惡人磨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