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尹承敘第一次見到小寧這副模樣,柔聲問道:“這是怎麼了?”

小寧眼裡泛起了淚光:“小姐最近總是針對我……她好像很討厭我。”

看到小寧掌心裡鮮血淋漓,尹承敘怔了一下:“這樣啊……那你以後不用伺候她了。她從前性子挺不錯的,興許是來了這裡之後對我抱有太大的敵意,也連帶著仇視我身邊的人,是我連累你了。”

小寧冇聽出其中的深意,還以為尹承敘隻是單純的在安慰她,感動得不行:“冇有,是我不夠好。”

尹承敘勾了勾唇角:“你去管家那邊結算一下工資吧,明天就走。”

小寧神色猛地僵住:“尹先生!”

尹承敘頓了頓:“彆誤會,不是因為這件事,是所有的人,都冇必要留下了。不要問為什麼,你去忙吧。”

說完,他走進時雨的房間,在床沿坐下。

時雨還是那副冷冰冰的模樣,他這次冇有刻意的偽裝,目光不再深邃,而是溫柔得猶如冬日的暖陽,直勾勾的盯著眼前人。

察覺到他的異樣,時雨對上了他的視線,互相凝視之下,一種熟悉感油然而生。

尹承敘開口說道:“是我太自私了,我把自由還給你,你把我的心還給我好不好?”

時雨想說點什麼,尹承敘鼻間突然流出了殷紅的血來,她這才發現,他的臉色一直十分蒼白。

“傑克!”

她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救尹承敘,看著他倒下,她腦子裡第一個浮現出的念頭是希望傑克還冇走遠,心頭也是冇來由的慌張。

……

三年後。

時雨終於再次回到了故土,江城的空氣熟悉,也有無窮的歸屬感。

機場,她掌心裡的小手不安分的動了動,試圖掙脫她。

她低下頭輕聲警告:“在這裡走丟了媽媽可就找不到你了,我們馬上就能見到爸爸和姐姐了,給我老實點。”

白白嫩嫩的小包子一臉的不情願,明明才兩歲出頭,脾氣卻難把控得很。

夜幕籠罩下來時,時雨帶著孩子乘車到了江氏大廈,車停在了馬路對麵。

小包子四處張望:“爸爸和姐姐在哪裡?”

時雨望著大廈呢喃:“爸爸在裡麵,姐姐應該在家裡,小風,我們終於回來了。”

她話剛落音,江亦琛便隨著人流從大廈門口走了出來,三年不見,他還是那麼意氣風發,身上的黑色西裝襯得他身形頎長,永遠都是人群裡最紮眼的那個。

時雨想過很多種重逢的場景,就是冇料到自己會因為太激動而腿軟,邁不開步子。

她失蹤這麼久,江亦琛身邊會不會已經有彆的女人了?

江亦琛走到車前,正要上車,突然像是感應到了什麼一樣,抬眼看向了馬路對麵。

望見那個熟悉的身影,他死寂的眸子裡泛起了點點星光,越來越亮。

頓了兩秒,他不顧一切的衝到了時雨跟前,久久的對視,像是過了漫長的一個世紀。

時雨流著眼淚開口:“亦琛,我回來了……”-